火山直播之上,我们跋涉在风雪里

发布时间:2019-11-26 11:42 标签:,

2019年11月,经历了长达数月的紧张筹备,完成了两万多公里的汽车运输,我们终于抵达智利,开始向世界上最高的活火山:奥霍斯火山,发起挑战。
海拔3762米的圣塔罗莎湖营地。这个高山上的盐湖,因美丽的火烈鸟而广为世人所知。
在那儿的营地,我们度过了难忘的一夜。圣塔罗莎湖畔,天高云淡,按道理是惬意的一宿,实际情况却是,我们全员被冻成狗。


高海拔低气压,昼夜温差巨大。晚上所有人都给冻醒了——我和梁红可是在零下52℃的奥伊米亚康露过营的人啊,依然冻得直够呛,把所有的衣服都往身上招呼。
还好,漫天的星光,给了我们最难忘的礼物。这里位于阿塔卡玛沙漠,世界最干旱的沙漠,天空也最为纯净,是全球最佳的观星地。
千万颗星辰的光,毫不吝啬地洒在天空上,就像是一个无穷无尽的万花筒。
天一早,我们继续赶路。忘掉高海拔和稀薄的氧气,这条路其实很美,一条大路,在此起彼伏的丘岭里,向远处延伸,似乎没有尽头。


湛蓝的天空,偶尔飘过几朵云,也美得一塌糊涂。
我们还遇上一只小狐狸,不怕生,见我们车队过来,就跑到车边晃悠,煞是可爱。我给了它一些饼干,小狐狸欢快地叼起,隐入了土丘。
但是,我们又没法忽略这里的缺氧环境。
我和梁红都是上过海拔6000多米的人,当时的身体反应都还正常,但在这儿才到海拔4000米,我们的反应就有点强烈了。这儿太干旱了,也没有任何的植物,空气中的含氧量比同海拔的地方还要低很多。
更何况,我们上升得太快了。所以,海拔4000多米后,我就让队员开始了吸氧,这样能更好地适应环境。
路况改变,梁红还把第四代途胜的驾驶模式切换为“舒适”,缓解在沙漠上一路颠簸带来的疲惫。
终于抵达4500米营地。风吹得更劲了,风速已到了每小时60公里。


人在大风中,甚至无法站立。我看了看大伙儿的状态,觉得这地儿真不适合露营,要不咱再贪点儿路程,再往前跑跑重新找个露营点?
梁红听了,让我再想想,再往前,海拔更高,天也快黑了。这里都是沙漠和无人区,搞不好会出意外。
没办法,只能让大伙儿在这儿坚持一宿。队员们咬牙动弹了起来,开始安营扎寨。
风越来越大,我们就扎双层帐篷,大帐篷里面套小帐篷。
这一夜,天黑得跟泼了墨似的,冷风呼呼不停,这注定是一个更加难熬的夜晚。


周围响起了队员的呼噜声,我却怎么也睡不着,我在担心太阳升起后的明天。
再往前走,海拔会继续升高,路况也会进入高强度越野环境,不会再有公路了,都是乱石、沙漠、冰雪。大家的身体会更加吃不消,车也会面临另一个层面的考验。
但无论如何,都到这儿了,也就不敢问路在何方了,我相信咱们一定会到达终点的。
这些年,环游世界,每一条最难走的路,我们不都一直走下去了么?